中华先锋网首页 | 时政 | 党建 | 干部 | 人才 | 廉政 | 人物 | 党史 | 专题 | 视频 | 论坛 | 辽海 | 党刊 | 图库
 首页 | 最美 | 身边的共产党员 | 人民之子专题 | 乡村振兴风采录 | 公仆 | 大学生村官 | 创业者 | 传记 | 先锋报道 
当前位置: 首  页>>先锋人物>>最美>>正文
分享到:
【致敬劳动者】“矿山铁人”马忠生
2018-05-07 09:39 作者:王虹澄 崔月曦 来源:中华先锋网 

 

本次采访的主人公,铁法能源有限公司大兴煤矿矿长助理、综掘二队队长马忠生。(王虹澄 摄)

 

20世纪60年代,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新中国第一代石油钻探工人喊出了“宁愿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迈口号,他们百折不挠、迎难而上,开发大庆油田,“把‘贫油’的帽子甩进太平洋”。

 

今天,在辽宁铁法能源公司大兴矿地下近千米的巷道中,也有一位“铁人”,他怀着对事业的满腔热情,带领大兴矿综掘二队,进尺累计突破11万米,先后创出日、月、年矿区最高纪录,完成3项重大技术成果,被誉为辽北“综掘第一队”“科技明星队”。

 

他,就是被誉为“矿山铁人”的铁法能源有限公司大兴煤矿矿长助理、综掘二队队长马忠生。

 

困难吓不倒的领头老马

 

19832月,19岁的马忠生成为辽宁铁法能源公司大明矿掘进队的一名工人。当年8月,干活实在又有办法的他当上了副班长,6年后担任副队长,1993年,29岁的马忠生担任队长。职位在变,马忠生冲在一线、扎根井下踏踏实实的工作态度始终没变。

 

矿道入口,马忠生和他的矿工兄弟们每日从这里步行两小时才能达到生产现场。(王虹澄 摄)

 

不知情的人可能会说,当队长的下井看一看,遇事动动嘴儿就行了,可马忠生却不然,无论什么活,他总是身先士卒,越是危险,越冲在前面。寻常职工每天下井一次,他每天下井两次已是家常便饭。早上6点来,晚上6点走,“马六”的绰号成为全公司员工口口相传的“美称”。

 

采矿生产一线上,噪音轰鸣、温差骤升,更有瓦斯、煤尘等危险因素如影随形。作为采矿的第一步,掘进工作最苦、最累、最危险,掘进工人构筑的巷道却是后续安全生产的第一道保障。马忠生对于工程质量有着近乎偏执的要求。他常说:“质量即人品。”只求数量、得过且过在他这里是“猴子推磨——玩不转”。

 

马忠生说他最感谢的就是多年来和他一同并肩战斗的兄弟们。(资料图片)

 

20064月,在北二902采区运顺施工过程中,由于临近采空区,巷道动压大,施工难度高。工程不能停滞,质量必须保证!马忠生心急如焚,嗓子发炎,高烧达39.5度。即便如此,他仍然坚持下井,研究解决办法,直至体力不支、虚脱晕倒。工友们扶到外边,要送他上去,他却不肯。经过仔细观察、反复测试,摸清动压规律和压力参数后,他果断转变施工思路,采用其他安全措施。施工中,他反复叮嘱大伙儿严格按照设计执行;验收时,他跟着验收员一米一米检查质量,发现不合格,谁的面子也不给,不仅推倒重来,还不给工分。在他的严格要求下,全队上下不敢有半点马虎,不仅提前8天完成施工任务,更是创出了单面日进尺15米的建矿最高纪录。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马忠生的带领下,掘进二队是出了名的能打硬仗的队伍。他和队员们先后攻克8个技术难题,其中巷道转角拐弯方法、大跨度三角点支护、40T刮板运输机改造等3项技术攻关成果,获公司科技创新一等奖。

 

“自1993年当队长到现在,没发生过一起重伤亡人事故。”对于成绩,马忠生更在意的是他用经验和汗水铺就的长长巷道,能够成为经得起考验的安全堡垒,这恐怕是对他辛勤工作的最好肯定。

 

马忠生“恨活儿”,脾气急,传授经验、答疑解惑却格外耐心,毫无保留,因此得到了“马校长”的美称。(资料图片)

 

病魔压不垮的铮铮铁马

 

近千米深的井下,马忠生一干就是35年。其间,他每月下井30次以上,最多高达42次,每年400次以上。有人算过,他在井下所走的路,累计已有10万公里,绕地球2圈半,相当于8个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路程。

 

夜以继日高强度的忘我工作,透支着他的健康。就在他一心扑在井下的时候,病魔悄然而至。

 

20077月,马忠生隐约感到腰部不适,他没有放在心上。后来日渐加重,走路都吃力,就来到沈阳一家医院检查。大夫拿着病理片子对他说:“你得的是强直肥大性脊柱炎,将来很可能出现脊椎黏合,导致脊椎变形,甚至瘫痪。”闻此结论,他心里一沉,缠着专家问道:“得这病还能瘫痪吗?”大夫说:“虽然治愈很难,但只要抓紧治疗、注意休息,就能控制。”

 

回到矿上,为隐瞒病情,马忠生开了一张标有“腰肌劳损”的诊断书,也算对领导和家人有个交待,而将原始诊断像绝密文件一样锁在办公室抽屉里,仍照常下井工作。

 

可是,没过几个月,病情愈加严重。无奈之下,马忠生利用停产检修时间来到铁法能源总医院,大夫告诉他:脊柱炎发展到了骨钙化,被医学界视为“不死的癌症”。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忠生腰椎骨第二到第五节严重变形。穿鞋,系不了鞋带;仰卧,头部挨不到床,两头悬空;俯卧,胸部贴不了床,两头着地,自己翻不了身,承受的痛苦常人绝难想象。

 

病痛让这个曾经18的汉子腰板有些弯曲,却不能使他低头。(王虹澄 摄)

 

即便如此,马忠生仍然和工人一道深入井下生产现场,干起活儿来也丝毫不落下风。医院大夫多次电话催他住院治疗,领导和家人也劝他休息,可他却说:“这病要是仨月俩月能治好,我就去治了。可这病叫做‘不死人的癌症’,过去战争年代轻伤不下火线,既然我这病死不了人,我就一直干下去。”

 

常言道:久病成医。马忠生也有一套独创“疗法”。病情发作时,他就用锹把敲打身体,直至麻木,再接着干活儿,并对工友笑称为“棒击疗法”。开掘时,他和工人一样“包段”,“别人5米他5米,别人8米他8米”,他说他一干上活儿,啥都忘个一干二净,这就是他的“挥汗疗法”。

 

在旁人眼中,马忠生有三“最”:别人一年穿破两三双靴子,他穿破七八双,是最费靴子的队长;撂下靶子就是扫帚,他从不当脱产干部,是手上老茧最厚的队长;“家里——矿上——井下”三点一线,他从不带手机,是业余活动最少的队长。尽管如此,马忠生却得到了很多“头衔”:先后被评为全公司、铁岭市、辽宁省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同煤杯”感动全国十大杰出矿工。2017年,他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也是辽宁省唯一一名来自煤炭战线的党代表。

 

(编辑:金学 月曦)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海城市南台镇二道河村以提升基层组织力为重点,突出政治功能,不断在基层组织号召...【详细】

 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