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先锋网首页 | 时政 | 党建 | 干部 | 人才 | 廉政 | 人物 | 党史 | 专题 | 视频 | 论坛 | 辽海 | 党刊 | 图库
  首页 | 活动 | 讲述 | 故事 | 阅读 | 领袖 | 大事件 | 辽宁记忆 | 红色之旅 | 教育基地 
当前位置: 首  页>>党史频道>>讲述>>正文
分享到:
林春芳:在长征路上学会了战地救护本领
2016-11-16 07:57 作者:吴限 来源:《辽宁日报》 

沈阳军区总医院医生林朝胜回忆父亲林春芳

他在长征路上学会了战地救护本领

 http://epaper.lnd.com.cn/paper/lnrb/resfiles/2016-11/16/l_1695904_SYA13b16_3.jpg

油画作品《三大主力会师》。(资料图)

核心提示

林朝胜是沈阳军区总医院干部病房的主任医师,她珍藏着父亲留下的一张特殊的毕业证。虽然只是一页质地粗糙、印刷简陋的黄纸,但它却见证并记录了老一辈军医的成长历程。

118日,林朝胜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从林朝胜的讲述中,记者逐渐还原了她的父亲林春芳从一名普通红军战士成长为医疗专家的历程,也了解到红色家风在革命家庭中是如何传承的。

http://epaper.lnd.com.cn/paper/lnrb/resfiles/2016-11/16/l_1695904_SYA13b16_6.jpghttp://epaper.lnd.com.cn/paper/lnrb/resfiles/2016-11/16/l_1695904_SYA13b16_4.jpghttp://epaper.lnd.com.cn/paper/lnrb/resfiles/2016-11/16/l_1695904_SYA13b16_5.jpg

林春芳在延安学习时的笔记本,解剖图画得很工整。

  长征路上学文化

  林朝胜告诉记者,家里保存的这本毕业证是父亲林春芳珍藏的,虽然它只是一页质地粗糙、印刷简陋的黄纸,可父亲每当拿起它总是爱不释手——那是一张延安红军卫生学校的毕业证。只有多年未见的老战友来访时才会拿出来,和战友们一起回忆那段激情的岁月。

  1913年,林春芳出生在大别山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受时任苏维埃主席的父亲影响,林春芳从小就是当地儿童团团长,和群众一起参加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19307月,父亲和哥哥被当地土豪杀害了,为了报仇,19311月,林春芳参加红军,那年他刚刚17岁,领导看他长得瘦小,就让他当了连队卫生员,从此林春芳一生与医结缘。

  革命,是林春芳自己的选择;而他走上医学道路,却是革命的选择。

  参加红军时,林春芳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每天行军不管多累,他都要在休息时跟老兵学几个字,然后在地上练习写,这样一年下来就认识了上千个字,可以写信、看书、读报了。林春芳把听到、看到和用到的战地救护方法都一一记下来,小笔记本整天不离手。

  长征时的救治条件非常艰苦,能够找到一块门板搭一个手术台就很不错了。手术刀是民用剪刀代替的,没有绷带就把被子撕成条。受技术和物质条件的限制,当时只能做一些诸如消毒、包扎、固定、止血、缝合、取子弹、取骨片这样的处置和小手术,至于断肢和内脏手术,根本没法做。那时,林春芳救护过的伤员不计其数。

  林春芳的战地救护本领全是在实践中学习的,那些老连长、老排长告诉他怎样包扎固定,如何处理伤口,林春芳一边照着做,一边自己琢磨新法子。这样边学边干,边干边提升,入伍3年他就当上了团卫生队看护长。

  林春芳当时带领卫生队跟随部队转战,在长征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收容主力部队掉队的伤病员。遇有敌情时,红军常常要急行军,有时候一天一夜赶百里路,体弱掉队的战士有很多,如果发生战斗,还会有大批伤员。林春芳带领医务人员每天都能看到路边饿死、累死的战士,遇到奄奄一息的,他就安排救护人员抬到卫生队收容。

  过秦岭时,林春芳看到路边有个负伤掉队的连长,因为饥寒交迫,已经没有力气走路。林春芳用马把这位连长驮到卫生队,两天后他才苏醒,被顺利转移到后方医院治疗。分别时,两人互留姓名,相约胜利时再见。没想到,两人在新中国第一次授衔时真的相见了。当首长宣布,授予军区总医院院长林春芳上校军衔,授予军区装甲兵政委杨中行少将军衔时,他们同一时间听到了对方的名字,随后激动地相认。杨中行第一句话是:“救命恩人啊,可找到你了!”

  过雪山草地时更是艰苦,缺吃少穿。一天,已经两天没吃东西的林春芳昏迷在路上,这时,一位叫胡全先的战友把仅有的一点炒面喂给他,挽救了他的生命。林朝胜说:“胡全先这个名字父亲念叨了一辈子,遗憾的是,从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战争年代,林春芳抢救的伤员不计其数,有的后来为革命献出了生命,有的如今已成为共和国的将军,也有的复员回乡种田。晚年的林春芳,每当想起这些战友,就会觉得光荣、自豪、庆幸、满足。

  一本笔记本成为传家宝

  长征后期,林春芳已经是团卫生队队长,成为战士心中很有名气的军医了。林春芳历任红四方面军第十师医院看护员,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护校学员、总护士长兼司药,红四方面军总医院第七分校医务主任,他经历黄安进攻战、麻城攻坚战等大小战役数十次。193210月,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进入川陕开辟革命根据地,1934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林春芳因工作突出被部队选调到延安红军卫生学校学习。这是他接受正规医学教育的起点。因为是已有8年军龄的“老干部”,领导任命他为学员十四期期长。这次入校学习对一个“土造医生”来说,真是雪中送炭,林春芳如饥似渴,是当时学员中学习最刻苦、成绩最优秀的。林朝胜听父亲的老战友们回忆说:“那时的林春芳可是大伙儿心中的英雄楷模。”

  那时的延安,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有志青年,红军卫校主要接收有文化的青年。由于国民党的封锁,当时延安生活十分艰苦。窑洞是学员们的校舍,窑洞前的大树下就是课堂。学员们席地而坐,大树上挂个黑板,老师认真地讲着、画着,同学们专心地听着、记着。老师的一本解剖图谱同学们互相传看,一小时后便传给另一班。晚上,一个班的学员围坐在窑洞的一铺大炕上,中间是一个小炕桌,上面放盏小油灯。为了省油,灯捻放得很低,小火苗一闪一闪的,10名同学紧紧围坐在灯旁,借着昏暗的灯光,贪婪地看书和课堂笔记。

  林春芳的笔记曾是同学们的考试蓝本,他常常把解剖图画下来,成为学员们传看的另一本教科书。林春芳的笔记记得最好,解剖图画得也非常清晰。林朝胜说:“父亲随军南征北战几十年,精简过多少次行装,但从没有丢掉这些在红军卫校时的学习笔记和学习材料,它们成了父亲从医生涯的珍贵纪念和我们家的传家宝。”

  在林朝胜家中,记者翻开了这个被林家当成传家宝的笔记本,书页已经泛黄变脆,笔记本封面上写着林春芳为自己起的笔名“林松”。林朝胜说:“父亲喜欢松树的风骨与坚韧,而笔记本上的字字句句都可以看到父亲本人的坚韧和执著。”记者看到,笔记本上面的每一张解剖图依然清晰地、活灵活现地浮在纸上,图上还标注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和英文,每一页都那么工整、清晰、严谨,很难想像这些是在延安的窑洞里点着煤油灯绘制的。林朝胜说,每当她看到父亲这个笔记本和画在草纸上的这些解剖图谱,都会心酸落泪。

  作为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林朝胜说:“从医学角度讲,父亲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画的图、做的笔记比现在的她在白纸上画的要好出好几倍。”

  因勤奋好学,在延河边上收获爱情

  林朝胜说,父母是在延安的延河边上走到一起的。父亲林春芳和母亲张汝梅是同一期红军卫校学员,母亲张汝梅是1938年投奔延安的热血青年,和一群年轻人整天围着父亲林春芳听他讲长征的故事,其间张汝梅看到了这个唯一的红军干部学员与众不同的品行:他开荒总是最多,背柴总是最重,画图总是最好,考试分数总是最高,实习手术操作总是最漂亮。林朝胜回忆说:“母亲曾说父亲讲的那些战斗故事成了他们战友情谊和恋人情意的心理桥梁和精神红娘:他带领伤员组成的突击队夜袭敌人据点,夺来急需的枪支和药品; 他巧妙地躲过敌人封锁,把大批伤员转移到安全地带。在母亲眼里,父亲是千千万万个红军战士中的优秀代表,也是部队医务干部的榜样。”

  渐渐的,张汝梅对林春芳由敬佩变成爱慕。于是,他们开始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张汝梅吃饭时总是把限量的小米饭拨给林春芳一些,休息时总是为林春芳把脏衣服洗干净; 而林春芳也总是把笔记先借给张汝梅看。在静静的延河岸边,留下了两人共同学习的身影、一起散步的脚印。

  毕业前夕,林春芳与张汝梅在延安的窑洞里举行了婚礼。可是婚礼还没有开始,敌机就来轰炸了,大家纷纷躲到了山上,待敌机轰炸过后,他们又开始投入到救治伤员的任务中。就这样,毕业时,林春芳与张汝梅成了红军卫校一对人人羡慕、同窗结缘的革命伴侣。

  毛主席的题词成为一生的座右铭

  1941年,经毛主席提议,中共中央批准,红军卫生学校正式更名为中国医科大学。1941年即将毕业的卫生学校十四期学员是学校更名为中国医科大学后的第一期学员,林春芳也因此成为中国医大第一期的期长。

  毕业前夕,学员们期望毛主席能来参加毕业典礼,并为大家颁发毕业证书,为大家题词留念。

  过了几天,同学们正在地里帮老乡干活,这时,毛主席的秘书送来了一封信。

  林春芳小心翼翼地打开信纸,只见一张白纸上用毛笔写着“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13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同学们兴奋地欢呼起来,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林春芳随后让学员将主席的题词精心放大,分别贴在校部、礼堂、图书馆和十四期教室门口。

  1941715日,毕业典礼上,放大了的毛主席题词庄重地挂在会场中央,全体学员在题词下庄严宣誓:“听从党中央分配,到前线去,救死扶伤,建功立业。”他们要用实际行动践行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和希望。林春芳所在的十四期61名学员都得到了印有毛主席题词的毕业证书。证书上,毛主席题词手写体被印成红色作背景,上书学生姓名和学制说明。这张毕业证书对全体学员来说,是最珍贵的文凭、最珍贵的纪念。

  林春芳毕业后被分配到八路军一二O师医疗队,后调到二十六陆军医院工作,随部队转战南北,战斗在哪里打响,他带领的医疗队就出现在哪里,常常是几小时的战斗刚结束,紧接着要做几十个小时的手术。林春芳总是连续手术,直到把伤员全部救护完才下手术台。他用在红军卫校学到的知识指导实践,技术水平一步步提高,先后担任了外科主任、医疗院长。他根据战地病例发明了新术式,如五指炸没了的伤员,他用掌指切开法使伤员能用掌指来活动,能拿笔写字、用勺吃饭,甚至还能打枪。

  1994年,林春芳病逝,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医疗事业和亲人。他没有给子女留下财物,留下的只有那张印着毛主席题词的红色毕业证、笔记本,以及作为军医参战所荣获的几枚军功章。

  “红色基因”世代相传

  林朝胜现任沈阳军区总医院干部病房主任医师,沈阳军区老年医学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军老年医学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军委保健局特聘会诊专家。

  回忆父亲的往事,林朝胜充满自豪。她告诉记者,父亲不只一次地对自己讲过,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所经历的艰苦卓绝是他们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是终生难忘的精神财富。这种财富是教育下一代的最佳教材,作为老红军的子女就要继承和发扬长征精神,为国家富强为人民安康贡献力量。

  林朝胜说,自己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

  林春芳养育了5个子女。在他的教育下,5个子女都参了军。林朝胜告诉记者,从家里人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父亲对党的忠诚。孩子的名字都是父亲根据战事所起的。大哥出生于1946年,当时毛主席发表了“反对内战,争取和平”的讲演,父亲便给大哥取名林争平。二哥是1948年出生的,当时正是解放军出发向大西北进军,父亲便给二哥取名林进军。大姐是1951年出生的,这时新中国成立了,大姐就取名林建华。而她是1953年出生的,正值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父亲就给她取名林朝胜。1954年,弟弟出生,父亲希望世界永远和平,不再有战争,又给小弟取名林东平,取东方和平之意。

  追随着父亲的脚步,追寻着父辈的信仰,如今,林春芳的5个子女在各自的岗位上践行着父亲的期望和要求。作为长征亲历者的后代,林朝胜行医数十年来,一直将父亲的教导牢牢记在心里,体现在行动上。工作上她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医院的各项业务评比中,林朝胜总是名列前茅,是医院里大家公认的业务标兵。

  林朝胜说,父亲用对党的无限忠诚、对战友的深厚情谊、对医疗工作的全心投入,书写了一个红色医生平凡而伟大的人生。父亲留下的“红色基因”是子女一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本版照片除注明外,由林朝胜提供)

人物档案

http://epaper.lnd.com.cn/paper/lnrb/resfiles/2016-11/16/l_1695904_SYA13b16_7.jpg

林春芳

  1931年参加红军,历任战士护士,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总护士长。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任团卫生队长,1938年被选派到延安红军卫校学习,任十四期期长。毕业后任八路军一二O师医疗所所长、野战医院院长。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沈阳军区总医院第一副院长(主持医院工作)、沈阳军区卫生部副部长。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二级红星勋章。1994年于沈阳病逝。

(编辑:孙莉 王鹏)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说明 | 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