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先锋网首页 | 时政 | 党建 | 干部 | 人才 | 廉政 | 人物 | 党史 | 专题 | 视频 | 论坛 | 辽海 | 党刊 | 图库
  首页 | 活动 | 讲述 | 故事 | 阅读 | 领袖 | 大事件 | 辽宁记忆 | 红色之旅 | 教育基地 
当前位置: 首  页>>党史频道>>辽宁记忆>>正文
分享到: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读史笔谈
笔杆子,1949!——黑土地上没有硝烟的战争之一:“两杆子”理论
2019-04-02 08:39 作者:宋东泽 来源:中华先锋网 

 

编者按:“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指出正确认识历史、学习历史并从中汲取营养的重要性。对于广大党员和领导干部来说,学好党史、国史是坚定理想信念、明确政治方向、强化责任担当的必然要求。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历经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谱写了波澜壮阔的革命史诗,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七十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民终于能够扬眉吐气地走进新时代,昂首挺胸地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道路上,我们尤其不能忘记无数革命先辈的牺牲与奉献。

 

时值祖国七十华诞,中华先锋网推出“壮丽70奋斗新时代”读史笔谈系列文章,从新闻出版战线这一独特视角,带您走回那个“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大时代,看革命先辈如何以“笔杆子”为刀枪,在看不见销烟的战场上,在白山黑水之间,为了新中国所进行的战斗。历史启迪一代又一代后来人,要铭记过往,珍视当下,要为辽宁和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为实现伟大中国梦继续努力奋斗。

 

194811月2日,在辽沈战役的隆隆炮声中,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攻克沈阳城,沈阳解放,东北全境解放!解放战争的形势由此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战斗仍在进行。

 

11月4日清晨,沈阳城内,一辆满载解放军战士的美式10轮卡车开道,一红一黑两辆轿车,由从大西城门里的银行大楼出发,向国民党驻沈阳的“中央日报社”所在地(现北三经街中华路辽宁日报社老楼址)疾驰。

 

汽车经过一道道岗卡,驶过空旷的大街,停在了报社门前。战士们纷纷跳下车,带队的警卫连长登上台阶高声叩门。门一开,连长就指挥战士迅速占领了整栋大楼。留守的报社旧职员们被集合起来,刚刚担任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李都同志出示了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接收命令,宣布正式接管报社,然后开始对人员和设备情况进行全面清查。据职员说,报社原来的社长是个胡姓国民党少将,已在前几天乘飞机逃走了。留下管事的是一个段姓秘书长,住在报社西边的楼上。

 

《胜利报》记者高风同志立刻带领两个战士去找段姓秘书长。敲开段某的家门。段某刚起床,见了解放军战士十分惊慌。高风简单说明来意,要求他一同去报社。段某才镇定下来,连声说:“鄙人没有走,就是因为懂一点贵军的政策。报社一切完好无损,就等贵军来接收。”在段某的带领下,李都等人逐一查看了报社的编辑部、印刷厂,对报社总体情况有了初步了解。

 

中午时分,新华社记者的刘白羽、华山,《东北日报》的刘和民带着一部电台也赶到了报社。大家在三楼开短会,鉴于报社设备基本完好,具备出报的条件,几位负责同志立即做了任务分工,随后投入紧张的出报工作。

 

当天下午,第一期《沈阳时报》的稿件送到了印刷厂开始拣字。傍晚,第一张大样就打印了出来,高风立即拿着大样到编辑部和同志们一起校对。刘和民同志则忙着设计、改版。这是一张四开竖排两版的报纸,拟全部用红色油墨印刷。内容是新华社当天的电讯稿,报道解放军入城后的各项法令、政策。唯一的一条“当地新闻”是沈阳地下党孙北同志前两天写成的《卫立煌出逃记》,由于原稿较长,由刘白羽同志删改成1000字左右,登在二版下角。同志们边校对、边改版、边重新打样审看,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

 

凌晨一点半,电话铃响了,中共中央东北局的电话就打来了。在大和旅馆办公的东北局常委兼组织部长张闻天同志要马上审看报纸大样。凌晨两点,高风和警卫连长一起乘车前往旅馆。由于几个街道都有岗卡,短短一段路竟跑了十几分钟。到旅馆后,高风送上大样,便在门厅等候。张闻天同志看过大样,又让警卫叫高风进去。披着外衣伏案工作的张闻天和气地问高风同志:“军邮的车到了吗?”高风回答:“军邮的人员和车辆一直等在报社门口。”张闻天又问:“连续出报有问题吗?”高风答没有问题。张闻天满意地点点头,说:“很好,你们很辛苦,报纸出得挺快,但还要更抓紧。从第二期起,报纸大样打印七八份,送给林彪同志、陈云同志等首长看。”张闻天在大样上认真签上了“已阅,速印。张闻天。115日”,高风带着大样急返印刷厂。

 

1948116日,星期六,雪后初霁。

 

这是一个光明而又不太寒冷的早晨,很多沈阳人走出了憋闷已久的家中,呼吸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时近中午,大街上行人涌动、车水马龙,上千人拥到了东北书店门前,等待了解最新的消息。人们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新政权充满如此强烈的渴望。一辆盖着油布的小卡车从报纸印刷厂出发,在沈阳并不平整的路上以最快速度驶进入市中心,马上就被报贩们团团围住,人们知道,从今天起,崭新的《沈阳时报》将彻底取代国民党时期的《新报》和《每日新闻》,成为新生政权权威声音的传递者。2万余份的报纸,不到半天全部售罄,人们争相传阅,一时沈城纸贵。

 

第一期《沈阳时报》创刊号的头版标题是“确定沈阳革命秩序,成立军事管制委员会”,下半版刊登中共中央东北局任命朱其文同志和焦若愚同志为沈阳市政府正、副市长的公告,同时配发了《庆祝沈阳解放,庆祝东北解放》的社论。社论中写道:

 

1948112日这个富有历史意义的伟大日子,沈阳解放了!全东北解放了!全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城市和物产最丰富的东北地区,从此将永远属于人民了!112日,这是东北人民最可庆贺的另一个“八一五”狂欢节!

 

比报纸更早些的是电台。11416时,沈阳市民的收音机里出现了一个新的频率,一个叫赵济的播音员开始播音,这标志着沈阳新华广播电台正式开播。电台每天3次播音,一共播音7个小时,除了播报国内外新闻及政令、布告外,还播放文艺节目。

 

报纸、电台等媒体对于迅速稳定人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陈云同志在《接收沈阳的经验》一文中讲道:

 

稳定人心,传布政策,主要靠报纸。城市的人有看报习惯,不可一日无报。对我宣传品,各阶层都是字字细读。除安民布告等预先准备好外,可先准备几期报纸稿件,一进城就立即出报,内容首先只能是刊登一些基本政策文件。各种布告和解放区一般新闻,不能一下子苛求内容生动,适合新区群众口味,但转载旧的文件,要有选择。一切布告,必须字斟句酌。要审阅大样,对广告都要过细审查。报社与对外报道委员会应各派一人,在头半个月经常住在军管会参加会议,密切联系。分期出报。排字校对,都用原人,我只派五六个干部,故第三日即出报。

 

“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非这两杆子不可!”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深知笔杆子的作用与意义。

 

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反复证明:刀把子、枪杆子是一个阶级取得政权、进而成为统治阶级的必要保证;取得政权后,又必须掌控好枪杆子以保障政权安全。而对于一个政权的夺取、建设和巩固来说,仅有枪杆子、仅靠枪杆子又是远远不够的。与此同时,还需要“笔杆子”。如果说枪杆子是物质力量,那么笔杆子就是精神力量。笔杆子是“匕首”、是“投枪”,同样是战斗的武器,在另一个战场上,它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枪杆子!

 

早在192810月,毛泽东同志在湘赣边界县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决议案中,就提出了“共产党是左手拿传单右手拿枪弹才可以打倒敌人的”的论断。

 

193912月,毛泽东同志在延安各界纪念“一·二九”运动4周年大会上讲到,“如果知识分子跟八路军、新四军、游击队结合起来,就是说笔杆子和枪杆子结合起来,那么,事情就好办了。拿破仑说,一支笔可以当得过三千支毛瑟枪”。

 

1944312日,毛泽东同志在陕甘宁边区文化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又强调指出:“我们地委的同志,应该把报纸拿在自己手里,作为组织一切工作的一个武器,反映政治、军事、经济又指导政治、军事、经济的一个武器,组织群众和教育群众的一个武器。”

 

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面对闭塞的信息环境,毛泽东同志就十分注重利用新闻渠道掌握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形势。19291128日,他在写给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宣部部长李立三同志的信中说:“我知识饥荒到十分,请你时常寄书报给我。”战斗胜利后,报纸刊物要与粮草弹药一样,是胜利品的象征,而且这个精神武器关键时比枪炮弹药还要管用。

 

在长征时期,报纸更是发挥了影响革命进程的独特作用。19359月,红军到达哈达铺后,毛泽东同志凭借缴获的《大公报》,了解到陕北有相当大的一片苏区和相当数量的红军。这一重大消息促使党中央作出了落脚陕北的战略决策。19372月,周恩来同志在西安会见《大公报》战地记者范长江时说:“你在红军长征路上写的文章,我们沿途都看到了,红军干部对你的名字都很熟悉。”

 

张闻天同志的夫人刘英同志这样回忆:

 

毛泽东等领导同志还有一个习惯,每到一地,顾不得吃饭休息,就研究各个部队发来的电报,还尽可能地找报纸来看。下面部队得到报纸也往中央部队送。他把这些东西当宝贝一样,看得很仔细,反面文章正面看,从中了解敌我情况。

 

有人统计过,毛泽东同志曾亲手撰写过近200篇新闻稿件,而1949年注定是要被铭刻在中国新闻史上的一年。1949422日,毛主席从222时至24时,亲自挥笔为新华社撰写了《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人民解放军战胜英帝国主义国民党军舰的联合进攻》3篇新闻稿件,对渡江战役的进程进行了再现,对战争不同阶段的任务进行了阐析,极大地鼓舞了己方士气,打压了敌军气焰,起到了武器所起不到的独特作用。

 

1857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就曾告诫我们:“如果从观念上来考察,那么一定的意识形式的解体足以使整个时代覆灭。”

 

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笔杆子属于意识形态领域,笔杆子作为社会观念的上层建筑,能够系统反映社会经济形态和政治思想面貌,能够影响着政党的性质,影响着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

 

意识形态问题关系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立什么制的重大政治方向问题,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生存发展的灵魂。历史反复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所有交锋绝对不是单纯的学术交锋、文化交锋、思想交锋,其本质上是对价值标准的争夺、是对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争夺、是对人心民意的争夺、是对历史走向的争夺。归根结底是对政权阵地的争夺!

 

1949101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同志撰写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文章开篇处,毛泽东同志满怀豪情地写道:

 

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在我们的敌人方面也不怀疑了。

 

献词结尾处,毛主席同志向全党发出号召:

 

几千年以来的封建压迫,一百年以来的帝国主义压迫,将在我们的奋斗中彻底地推翻掉。一九四九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我们应当加紧努力。

 

中央有号召,地方有行动。

 

1949年元旦,沈阳出版的《工人报》表达出了人民作为新时代主人的心声与豪迈:1949年元旦,是咱们沈阳工人解放之后过的第一个快乐年。咱们工人再也不受压迫和虐待了,在咱们共产党和咱们的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已成为建设新民主主义国家的主人。同时,全国胜利的日子就要到啦!全国的工人弟兄也都快要和咱们一样得到解放,这是咱们中国工人阶级有生以来最大的胜利,是值得在新年特别庆贺的!”

 

(待续)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2.《中共中央文件集》(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

3.《陈云文选》,人民出版社,1995 年版

4.《高风诗文选》,辽宁人民出版社,1989

5.《东北日报简史》,辽宁日报社,1988

6.《旋风部队——第三纵队战斗在东北》(吕村夫 陈彻 著),经济日报出版社,1992

7.中共党史参考资料(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党史教研室编),第11

8.《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文献选编:19371949》(中共中央宣传部办公厅中央档案馆编研部编),1996

9.《大鲁艺 五集大型文献纪录片》(闫东 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4

10.《中共中央东北局 1945-1954》(戴茂林 著),辽宁人民出版社,2017

11.《刘白羽文集》,华夏出版社,1995

12.《穆青自述》(张惠芳 王昉 编),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5

(编辑:虹澄  成刚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简介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