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先锋网首页 | 时政 | 党建 | 干部 | 人才 | 廉政 | 人物 | 党史 | 专题 | 视频 | 论坛 | 辽海 | 党刊 | 图库
 首页 | 辽宁 | 国内 | 高层部署 | 人才政策 | 人力资源 | 高端人才 
当前位置: 首  页>>人才工作>>高端人才>>正文
分享到:
来自沈阳新民的赵忠贤 拿下了“最高科技奖”
2017-01-10 14:37 来源:沈阳晚报、沈阳网 

 

此前,他两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75岁的他,擅长滑雪喜欢漂流

 

在穿上西装,打上领带之前,75岁的赵忠贤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头发花白,操着东北口音的普通话,1941年出生于沈阳新民。

 

19日,他难得盛装一次,缓步走上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象征科技终身荣誉的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

 

在当天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公报和传遍大街小巷的报道里,围绕这个老头的却是诸多的光环:我国高温超导研究的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两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等等。

 

他一再表示

 

他却反复强调:“我是一个普通人,做着自己喜欢的研究。”

 

在中科院物理所,赵忠贤刚开始的确只是一名普通的研究人员,研究的对象是,超导。

 

所谓超导,是指当某些材料在温度降低到一定数值时,电阻会突然消失。具备这种特性的材料,被称为超导体。这个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有着巨大的应用潜力,比如人们所熟知的超导磁悬浮列车、核磁共振等。

 

但令科学家困扰的是,超导体的转变温度不能超过40K,即约零下233摄氏度。寻找到更高临界温度的超导体,成了全世界物理学家的研究热点。在超导研究史上,有105次斩获诺贝尔奖。

 

上世纪80年代,铜氧化物高温超导体的发现引发了全世界范围的“超导热”。在这一波热潮中,赵忠贤带领中科院物理所团队,和国际上少数几个小组,几乎同时在钇钡铜氧中获得了90K以上的高温超导体,从而打破了传统理论计算断定的超导体临界温度极值。

 

从那天开始,赵忠贤这三个字,不再普通。他被称作“北京的赵”,开始在国际著名的科学刊物,乃至大众媒体出没。

 

他甘于寂寞

 

却两拿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那一年,赵忠贤作为五位特邀报告人之一,参加了美国物理学会的“三月会议”。中国科学家在国际上有这样的待遇,在当时是极其罕见的。

 

那次会议后来被称作“物理学界的摇滚音乐节”——被高温超导突破吸引来的物理学家们挤满了整个会场,容纳1100人的大厅里挤进了3000多人,分会场也是人满为患,就连走廊里的闭路电视也被团团围住。报告从晚上1930开始,一直讲到次日凌晨3:15

 

赵忠贤后来回忆,他向世界展示中国超导研究的重大突破,这让他感到光荣与骄傲。但回到家,赶上蜂窝煤没了,他便脱下西装,蹬上板车载着儿子去买煤。那一年的超导成果,获得了1989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但这位“普通人”并没有止步于此。他继续坐冷板凳,这一坐,又是20多年……2008年,赵忠贤带领团队发现了系列50K以上的铁基超导体,并创造了55K的铁基超导体临界转变温度的世界纪录。

 

2014年初,赵忠贤凭借这一成果,带领团队再次问鼎象征着我国自然科学领域最高奖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他喜欢挑战

 

不光去滑雪还玩漂流

 

面对媒体的聚焦,这位普通的老头坦率而诚挚:“人活着要吃饭,将个人的兴趣与生计结合起来,是最理想的选择,而我恰巧很幸运。”

 

50多年前,当那个年轻的赵忠贤孤身一人从沈阳背起行囊来到北京的时候,中国的超导研究还刚刚起步,高温超导更是天方夜谭。今天,这位带领着团队突破超导研究禁区的东北汉子,已过古稀之年。身边已经凝聚了一支世界领先的中国高温超导研究队伍,中国的高温超导研究也已走在世界前列。

 

在赵忠贤的书架上,摆着一张十分显眼的照片。照片上,他身着红白色滑雪服,双臂夹紧滑雪杆,身体微屈向前。这位“北京的赵”喜欢挑战:不光去滑雪,他还玩过漂流。

 

就像做科学研究。他说,其快乐恰恰在于,那些新问题带来的挑战。他打了一个比方:我们口袋里装着许多把钥匙,同时还在不断制造新的钥匙,而其中只有一把,能够开启科学之门。他要做的,就是通过不懈努力,制造、修改每一把钥匙,直到打开这扇大门。

 

(编辑:韩雪  丁丽丽)

 

打印    收藏
上一条:孙聪:“霓虹万丈”的沈阳让我惊艳
下一条:罕见“帽子戏法”:82岁教授三获国家科技一等奖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说明 | 通讯员